你是漫漫长夜中唯一的光

好好学习淡圈中,暑假见
谢绝转载,取关随意
APH燕相关
中二病晚期的神经病写手
抽风是日常
天天爬墙,沉迷舔颜,产粮龟速

【燕中心/朝燕】要来一碟小甜饼吗?(1)

·无脑苏,就是想写点甜甜甜的腻歪日常
·全程眉视角独白,意识流,ooc已经突破天际,有R,注意避雷
·写一半的时候想找点灵感,结果看见了一篇超搞笑的粮,所以前后画风估计不太一样
·没有标题的原因是因为想不到,非常短小的原因是因为我实在是胡扯不下去了
·与其说想看朝燕两个人的开车日常,倒不如说是我对燕子的痴心妄想,她可爱,想日【闭嘴】
·所以究竟如何文艺地飙车呢……




—唇—
我想吻她。

当我吻上那柔软的双唇时,我几乎可以预想到她是如何害羞到耳根泛红。

那是一种极美妙的体验,我知道我的理性为此蒸发,尽管她双唇开合对我说些什么,我也难以顾及,满心满意都只剩下了她。


我想吻她。

我觉得这更像是一种无声的邀请、让人心痒的诱惑。

尤其是她喝完牛奶舔舔嘴唇时,我就觉得这真是个可爱的习惯。

她的唇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甜,或许是因为她一贯热爱甜食的原因,我不喜欢甜食,这种味道却让我上瘾。

她不擅长接吻,尽管我们已经尝试多次。

我必须为她渡气,时间也不可太长,哪怕她因缺氧而不停喘息、胸口起伏、脸颊通红的样子真是可爱极了,但她会因此生气,我们结婚多年,她仍纯情的像初尝禁果的小女孩。

我自认不是呆头呆脑、横冲直撞的毛头小子,所以我会选择一种更加温柔缠绵的方式吻她。

我知道她抵挡不了这样的细致,更知道她难以拒绝我的任何一个请求。

这可不是任性妄为,我得为自己挽回一下名声,我会更愿意称之为——成熟男人的性感。


—眼—
我想吻她的唇,也想吻她的眼。

她有一双美丽而温柔的眼睛,是比我的发还要明亮的琥珀色。

虽然大多时候,这通常是她安睡、我结束狂欢的信号。


—锁骨、脖颈—
我的吻也会流连在她的锁骨或是光洁的脖颈。

我一向偏爱在这种显眼的地方留下自己的标志,在这种地方开出一朵艳丽的花非常赏心悦目不是吗?

我亲爱的燕总是在发现后怒斥我「恶劣」「混账」,不过我更觉得,这算是恋人之间一种特殊的情趣。


—眼角、眉心—
她情动之时往往比平常乖顺,带着哭腔发出细碎的呜咽声的可怜模样令我必须克制住力道,轻柔地吻去她温热的泪珠,或是在她的眉心,留下一个极具安慰性质的吻。

她柔软的让人心神一颤。


—腰窝、耳根—
有人说,从眼角一路吻至足大腿内侧,是一种非常有效的调情手段,我听后不置可否。

她一向怕痒,腰窝和耳根更是敏感地带,只是轻轻哈气就成了熟透的小番茄,更遑论被啃咬逗弄?


—手—
我记得我执起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时的每一次。

第一次是我与她的初次见面,我邀请她跳了一支舞。

第二次是她的手受伤,我在她不可思议的表情下向她提出交往,换来她更加诧异的可爱表情。

第三次是我向她求婚成功时,我吻了她无名指上刚刚被我亲手戴上的钻戒。

后来还有很多次,每当我吻上她的手指,我都觉得我吻上了一个一生的承诺。


—最后—
我想吻她,我的爱人。


—fin—

评论
热度(18)

© 凛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