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燕】记个梗

※激情摸鱼,小学生文笔白开水文风
※助理小姐单人视角


我极少见到燕姐这样。

我所熟知的她,明面上总是元气满满,比起久经风霜、屹立千年不倒的国家意识体,更像个十七八岁的邻家小姑娘。即使是私底下,接人待物也是谦和得体,毫无距离感,相熟后更是打成一片,还会让我在私底下亲昵地称呼她为燕姐。若非触及到她的底线,她从不会冷下脸用这样一种语气说话。
我印象中最多享受这种待遇的是美/国先生,然而美/国先生似乎对此引以为豪,他热衷于用各种方法试探燕姐的底线。
但英/国先生不一样,我对这位极其绅士的国/家印象良好,可燕姐似乎并不这样想,她对我提出的“绅士”说法嗤之以鼻,尤其在厨艺方面大力抨击对方。
而他们现在面对面站着,燕姐甚至懒得挂上出席外交场合时常用的、被盛赞为“东方之光”的官方笑容,面无表情地说着什么,不耐烦甚至表现在了脸上。
一大片阴影斜斜打在她身上,这样的她看起来冷酷得似乎有些不近人情。他们的影子明明并肩而立,俊男美女的组合却无丝毫旖旎感。
比起在公共场合亲近友好,不知为何却让我觉得这样的疏离才是他们真正的相处状态。
像是一把锐利的匕首从中间切开,刺进血肉斩断所有可能的温情,痛到灵魂深处才足够让人铭记。

“你最好不要太好奇国/家之间的事。”我入职前的前辈曾经这样对我说,“每个人都有点恩恩怨怨,国/家间更是不例外。”
通往会议场只有一条路,若非我漏下东西也就不会返回。
距离太远,我听不见他们在说些什么,只模模糊糊看见燕姐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就朝我这边走来,手里还拿着我落下的会议摘要。
她今天穿的是黑色女式西装,风轻云淡的样子极具大国威严。经过窗口时正巧吹来一阵微风,她将碎发别在耳后,抬眸时对我微微一笑,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帅得我一瞬间弯了三秒钟。

……不过果然被发现了。
我早就做好了被发现的心理准备,她倒是不提我在这儿有没有偷听什么的,毫不介意地将笔记本递给我,又恢复了往常的状态,还特别贴心地叮嘱,“下一次别这么冒冒失失了。”
我应下同她离开,下意识回头看看,英/国先生还没有走,盯着我们的方向不知在想些什么,察觉到我的目光时对我微笑示意。
我也对他笑笑就赶忙追上燕姐,恍惚觉得这样渐行渐远的两人之间似乎隔着一条不可逾越的沟壑,将他们彻底分开再无人愿意主动踏出一步。

评论
热度(11)

© 凛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