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漫漫长夜中唯一的光

好好学习淡圈中,暑假见
谢绝转载,取关随意
APH燕相关
中二病晚期的神经病写手
抽风是日常
天天爬墙,沉迷舔颜,产粮龟速

【退审/已完结】青鸟

食用说明:
·很久之前看了花丸以后的脑洞,之前写在了本子上,被我的字丑哭之后决定码到电脑上
·依旧不知道我写了什么的清水向,也是懒癌晚期的我唯一一篇终于完结的文章
·作者是个无剧情、无逻辑、无文笔、无节操(划掉)也不知道文风是什么的三无,不要嫌弃我(:з」∠)_
·私设较多,OOC预警,小学生文笔预警
·其实我觉得刀男和婶婶之间的相处,不一定都是爱情,退对婶婶大概就是短刀对主人的依恋和喜欢,并不是爱情,希望我写出来了这种感觉
·终于良心发现想起了这篇,算是完结吧,应该会有番外

[壹]
五虎退从来没有忘记过,他与审神者初遇的那一天。

那个时候,他被一股灵力引导,以付丧神的姿态降临于世。抱着不安,他怯懦地做出了自我介绍。
“我,是五虎退。那个……没有击退。对不起,因为老虎们很可怜啊。”
“初次见面,退,啊……我可以这么叫你吗?欢迎你来到这里,也欢迎你成为这个本丸的一员。”审神者蹲下身,将视线与五虎退齐平,朝他微笑。“希望我们能够好好相处。”
新的主人看起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呢。
不安似乎消散了点,五虎退也露出了笑容。“是,是的!”




[贰]
五虎退一直都认为,审神者是个相当温柔的人。

起初本丸里还没有烛台切的时候,本丸的伙食是由药研、歌仙和审神者轮流负责的。后来审神者锻出了烛台切,厨房就成了他的天下,但审神者有时也会去厨房打打下手,做些小点心什么的,犒劳一下本丸的大家。
短刀们玩耍过后,审神者常常端着刚做好的点心朝他们走来,然后短刀们就会蜂拥而上,争先恐后地去抢审神者手中的点心,于是审神者就会笑着对他们说,不要抢,点心还有很多,短刀们就会安静下来,眼巴巴地等待审神者给大家分点心。
吃完点心,审神者也偶尔会教他们一些现世的游戏或是给他们读一些现世的童话。
每当这个时候,五虎退就会觉得相当幸福。

审神者喜静,不会加入短刀们的游戏,平时除了处理本丸的公务,最经常干的事便是读书。
天气晴好的时侯,审神者若无事,便会坐在回廊上,一边看书,一边与身旁的莺丸、三日月二人一起品茶闲聊。
而当她的目光扫过一旁嬉戏玩闹的短刀时,总会露出相当温柔的表情。
“如果能一直这样,就太好了呢,对吧,小虎。”抚摸着身边小老虎的脑袋,五虎退对着不远处看过来的审神者腼腆地笑。




[叁]
五虎退最喜欢的事,就是靠在审神者怀里,听审神者读故事。

那是一天,审神者带他去万屋时,突发奇想买的故事书,本丸的短刀们人手一本。
后来他犹豫了很久,在一次审神者身边无人时,小心翼翼地敲响了审神者房间的门。
“啊喏……主君,是,是我。”
“退?”审神者看起来颇为诧异,她打开门让五虎退进去,又温和的询问道。“是有什么事吗?”
“那个,主君,可不可以……念故事给我听?”不敢看审神者的表情,五虎退低着头,向审神者举起了手中的童话书。
“当然可以啊。”审神者朝他伸出手,示意他坐在自己腿上。即使两人隔着衣服,当五虎退靠在审神者怀里时,还是忍不住涨红了脸。
“嗯……是这本啊,让我瞧瞧,第一个故事……是金丝雀的故事啊。”
故事讲了什么五虎退其实并没有仔细去听,他只是想,主君的声音真好听啊,怀里……也很温暖呢。
听完了故事,考虑到审神者的工作并不轻松,抱着故事书,五虎退心满意足地向审神者道谢。
“故,故事很好听,谢谢您。”
“不用道谢,退。”审神者相当温柔地揉了揉他的头。“如果下次还想听的话,可以来找我哦。”

虽然后来因为乱的偷袭,变成了短刀们一起围在审神者旁边听故事,但恍若心有灵犀一般,五虎退还是会时不时地避开其他人,在审神者闲暇独处时,抱着故事书,敲响审神者的屋门,审神者也总是如同他希望的那样未曾在其他人跟前提过。
彼此心照不宣,就好像拥有了共同的秘密一样。




[肆]
五虎退想要变强,是不需要被其他强大的刀剑保护、不必躲在兄长们身后的强。

审神者其实是一个很敬职的人。
不过什么事都做到最好,是被时之政府表彰过的优秀审神者。哪怕夹在政府与刀剑男士之间,也仿佛天生就该是这样——长袖善舞,八面玲珑。
似乎是哪一天的晚上,半梦半醒之间,他听见窸窸窣窣的推门声,又有人为他掖了掖被角。
然而他还是听到了那声溢于唇齿之间、低到快要消失的叹息。

如果我变强一点,主君会不会开心一点?
他这么想着,于是就努力去做了,不论是与其他的刀切磋,还是一个人偷偷在后山练习,他都尽了十二分的努力。
然而每当这个时候,冰冷的刀刃上都会映出战场上敌人凶恶的脸,他就会想起第一次出阵的时候,审神者为他正了正领子时,低垂的眉眼和歉意的笑。“虽然我也不想这么做,但是你必须要变强才行。”她与五虎退对视,五虎退隐约看到了什么,然而审神者眸中的情绪只是一闪而过。
简单交代了几句话,审神者就送部队离开了,当光芒扩散的那一刻,五虎退看懂了审神者的口型——
她说,回来一起听故事吧。

“嗯……所以,大家所寻找的青鸟,其实一直就在他们身边,也就是说,其实幸福就在自己的身边……咦,退?睡着了啊……”将五虎退抱到床上,审神者合上书,无奈地摇了摇头。






[伍]
审神者的身体状况在入冬后急转而下。
原本只是小小的风寒,并不严重,但是当第一场雪降临的夜里,审神者的情况突然就不好了,如今连下地走路都是相当困难的事。
虽然尝试了很多方法,甚至求助了政府,审神者的病还是没有一点起色。

但是哪怕再悲伤,大家也从未在审神者面前表露一分,反而竭力安慰她。
“不知道我还能不能活到樱花开放的时候呢……”
审神者曾有一天如此感慨,却被整个本丸教育了一顿,加州清光强撑着笑容劝审神者放宽心,“主人的病很快就会好啦,对吧药研?”
药研推推眼镜,平静地点点头。
乱也冲着审神者撒娇,“对啊,主公很快又能健健康康地给我们读故事听啦,啊对了,樱花开的时候大家一起去赏花吧!好不好呀主公?”
审神者正想回答,却止不住地咳了起来,乱赶忙帮她拍后背,然而当审神者把手放下时,白色的袖子已经染上了触目惊心的血色。

事实上,审神者的身体状况每个人都心知肚明,由于身体的日渐消瘦,审神者的灵力也在逐渐消散。
先是由短刀开始,之后扩大到胁差、打刀等等,审神者已经无法供给他们足够灵力维持人形,不管是叫着绝对不会离开主的长谷部或是审神者的初始刀加州清光也撑不住回到了刀中,原本集齐了全刀帐、热闹非凡的本丸终于日益冷清起来。

“你在想什么啊,主公!”乱气呼呼地瞪着审神者,一脸的不可置信。
“你不用担心,乱。”靠在墙边的审神者叹了口气,眉目间皆是疲色。“那位审神者是个很好的人,而且刀帐上刚好缺了一把你,如果你去那个本丸,情况会比现在好得多。”
五虎退偷偷把门打开一条缝,听着审神者与乱的动静。

争吵声逐渐变小,直至归为沉寂,五虎退踌躇着推开门走出内室。
审神者依旧坐在走廊上,身子倚在走廊的柱子上,只不过,比起之前,怀中多出了两把短刀。
见五虎退走出来,审神者相当勉强地冲他笑了笑,朝他招手。“到我身边来,退。”
五虎退没有推辞,他顺从地靠在审神者的怀里,却悄悄地不把重心压在审神者身上。
知道五虎退是不想给她添麻烦,怕她累着,审神者的眉眼又重新舒展开来——她似乎有了一点生气。
“退真贴心啊。”审神者一边这样说,一边轻柔地抚摸五虎退的头。“不过我的情况还没有那么糟糕,还可以抱动你呀,毕竟退也很轻呢。”
“不,不是的……”他下意识地想要反驳,却不知该如何去解释,而审神者已经抬头望向了远方的天空——
太阳就快要落山,已是日暮时分。

“真是应景。”审神者发出了这样意义不明的感慨,她分明在看着天空,却好像在注视着一种更加虚无缥缈的东西。
她的笑容所蕴含的,说不清是遗憾还是解脱,亦或是两者兼有。“我可惜看不到春日的樱花了,也不能给退酱讲故事了。”
看着这样的审神者,有一种古怪的恐惧感蔓延至了五虎退的心头,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想,可他顺从了自己的心意,说出了在心底深埋许久的请求。 “您,可以把,您的名字……告诉我吗?”
他觉得这声音好像都不属于他自己,也不敢去看审神者,然而他的心中还是隐隐期待着审神者的回答。
短暂的沉默,审神者最终叹了口气,“抱歉啊,退,时间太长太久了,我已经忘记自己的名字了。”
“……那您以后,还会记得我们吗?记得在这个本丸所发生的一切?”
“不会的哦。”审神者低声说,“什么都不会记得的,一切都一切,所有人,所有事,都不会记得的,而且……”她的脸色如纸苍白。“你是付丧神,你的生命还很长,等到有一天,你有了新的主人,时间匆匆而过,你也会忘记我的。”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您的!
五虎退想要这样说,然而他还未开口,就跌坐在了冰冷的地面上。
他呜咽着将头埋进膝间,像感知到他的悲伤似的,小五只老虎围在了他身边。他感到他的身体在慢慢消失,一点一点化为碎片。

太阳,落山了。

评论
热度(6)

© 凛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