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漫漫长夜中唯一的光

好好学习淡圈中,暑假见
谢绝转载,取关随意
APH燕相关
中二病晚期的神经病写手
抽风是日常
天天爬墙,沉迷舔颜,产粮龟速

【燕中心向/BG】故梦

·深夜无聊放飞自我之作,ooc严重,我也不知道我写了啥
·码到一半睡着了,所以前言不搭后语不要介意(土下座)
·一时有感,想写逝去的故人,为了写耀燕,我硬生生的给老王发了便当,看我对耀燕是不是爱得深沉(带墨镜)
·预计会写丝路、耀燕、苏燕,丝路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是BG,目前只产出了耀燕,待补
·如果你真的可以忍受我的渣文笔和不知道跑到哪儿的脑洞,请下翻

(1)

王春燕任凭自己沉溺在梦中。

她很累了,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了。

有人将她拢入怀抱,幽香扑鼻,是令人安心的熟悉味道。

她鼻头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若是想哭,便哭出来吧。”他宠溺地揉揉王春燕的头,”你若愿意,同我讲来听也无妨。”

“天塌下来都有我顶着,你不必担心。”他笑,“在我面前,你不必顾及什么。”

看吧,又是这样。

王春燕不语,回抱住他,将头往他怀里埋得更深了些,却没流下一滴泪。

时光流逝千年,故人送走了一波又一波,唯独他没有变。

他总是这样,无条件的宠着王春燕,包容着王春燕,不舍得让她受一点委屈。

他把所有苦难都一个人来扛,在王春燕面前永远都是温润如玉的谦谦公子,从不把他的辛苦艰难泄露半分。

只可惜,他还是记忆里的那个他,王春燕却早已不是百年前的那个天真小姑娘了。

舍了锦绣红妆,在国难当头枪林弹雨里活下来的王春燕,也终有一日成为了她最厌恶的虚伪模样,也学会了戴着面具生活。

王春燕抬头,眼里映着他的模样。

她伸出手,从额角到下颌,细致地描摹着他的五官。

他是不同的。

她的指尖略有颤抖,他却并不在意,只含笑看着她。

他和别人不一样。

唯有他,哪怕她众叛亲离,背对世界,也绝对会和她站在一起,绝不会抛下她。

所以当刀刃刺进胸膛时,他是笑着的。

因为是她,所以他不怨,反而一开始就做好了为她而死的准备,在她下不去手时,握着她的手,干脆利落地解决了自己的性命。

所以现在的一切都是她的报应。

她活该孤独,她活该只身行走于黑暗,她活该守不住他留下的大好河山。

她活该。

身前的幻影随风消散,王春燕无力地跌坐在虚空里。

王耀,她的哥哥。

她日思夜想却又不敢想不敢念的人啊。

她亲手杀死的爱人。

——TBC——

评论(2)
热度(11)

© 凛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