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燕/BE】镯子

※激情摸鱼

※青春校园paro,樱→燕

※非常随意的标题以及莫名其妙的插叙,没头没尾向




本田樱的镯子生锈了。

这不奇怪,毕竟这只是由合金制成的小玩意儿,很容易生锈。但学生时代的她是负担不起真正的银镯子的,这种廉价的小饰品正适合她们。

平心而论,这个桌子的做工算不上多精致,粗看还好,细细打量难免让人觉得格外不够看。但本田樱珍爱这个镯子,即使是搬家几年后与那人失去联系也好好珍藏了起来。


高考结束后她返回故乡旧地重游,才知道自己搬家后没多久她也随着家人前往外地。

本田樱又去那家学生时代常去的饰品店里,大半店员都已经换成了新的一批,眼生得很。

手镯区的导购员还是原来那个,寒暄几句后问本田樱:“今天那个常和你在一块玩的小姑娘没来?”

本田樱不大自在地说,“今天我是一个人来的。”

导购员看看本田樱手上戴的镯子,笑道:“你一定很爱护这个镯子,买了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这么亮,半点没有生锈。”


于是本田樱便很容易想到那人,她们当时专门买了一对儿,现在这一只生锈了,那另一只会不会也生锈了?还是说,另一只早就被它的主人扔掉了?

王春燕。

她曾在心底默念这个名字无数遍,也曾扔掉无数张写满这个名字的纸团。时光荏苒,白云苍狗,多少次梦回,她都只能生生看着抓不住的吉光片羽撕裂在眼前。


她忽然想起她们曾在黄昏时的校园里奔跑,踩过校园里落下的法国梧桐的叶子,为脚下响起的咔吱咔吱的声音相视而笑;又想起她们也曾为了看月食,在某个晚上偷偷溜出家门,背靠着对方许诺下一次还一起来看月食、长大后要一起看某个明星的演唱会、做彼此的游伴未来一起环游世界······

年少的时候多美好啊,回忆里尽是王春燕明媚的笑容,许下不知多少个一起的约定,却尽数都埋藏在了过去。


本田樱的生活已经被新的事物所填满,大学生活远比她想象的要忙碌得多,镯子被收在柜子里,如果不是因为这次生锈,她很少会再想起来,当初的两只镯子并不是一对儿,只是恰好造型相似而已。


—fin—

评论
热度(4)

© 凛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