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漫漫长夜中唯一的光

好好学习淡圈中,暑假见
谢绝转载,取关随意
APH燕相关
中二病晚期的神经病写手
抽风是日常
天天爬墙,沉迷舔颜,产粮龟速

【ES/司杏】白日菊

·因为没办法零点发所以提前发一下
·给司糖的生贺,不过好像有点跑题(不不完全不知道和生贺有什么关系),明天大概还会补偿一篇……吧
·哇的一声哭出来,司糖我对不起你,写得真的很烂,我有罪,但是我还爱你呀QAQ
·杏我也爱你啊,杏真的是特别好的女孩子
·意识流,渣文笔,有毒,下翻需谨慎

司亲手操办了杏的葬礼,以未婚夫的身份。

明明应该是最灿烂的年纪,工作也渡过最初的难关,却因为家族遗传病而告别人世,不管怎么说,都相当讽刺。

来葬礼的人有很多,不管是曾经梦之咲的同学,还是毕业后杏所结识的朋友,亦或是杏负责的偶像,没有人缺席。


那天大雨倾盆,仿佛老天都在为杏哭泣,但又如此残忍地夺走了杏的生命。


他失了魂似的站在最前方,墙上悬挂的杏的遗照笑容明丽。 “你不要太伤心了小司司。”岚叹了口气,将手搭在他的肩上。“妹妹她也一定希望你能好好的。”
“是的。”他点点头,眸中却没有任何色彩。


因为杏是遗落凡间的天使,所以上帝才会这么快将她带走吧。

上帝,真是残忍啊。

所有人都以为司会消沉很长一段时间,但事实上,将一切后续安排完后,司又很快投入进了偶像的工作。

没有人去谈杏的去世,连司也不,但心知肚明的是,司和原来已经不太一样了。


司变得越来越像杏了。 平时的爱好也好,说话的口气也好,哪怕是不经意间的小动作,杏的影子和他逐渐重合。

不知道是好还是坏。


几年后,司退出了knights,与此同时,朱樱家的独子继承了家族,同时到外国去读金融系,报纸上铺天盖地的新闻都是说他如何有商业头脑,对经商多么有天赋。

那个曾经在舞台上闪闪发光的knights成员,逐渐被人们忘却。



突然有一天,司留下一封说要环游世界的辞职信就没了影子。

再见到他时已经过了很久,曾经梦之咲的同学多半已经成了家,有人还留在舞台,有人选择了和偶像截然不同的道路,为自己的梦想开始拼搏。

他还没有成家,举手投足间多了一股成熟男人温文尔雅的气质,依稀还带着当年那个老小的影子。

Leo突发奇想邀请当年的knights成员举办最后的告别演唱会,他们都已经三十多岁,举办一场演唱会也有些费劲,但就算是嘴上抱怨不停的濑名泉,也对这件事抱有莫大的热情。

为演唱会准备了一个多月,最后登台前却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他们为此废尽心力,粉丝仔细一看,有些拖家带口,但大部分都是过去的老面孔。

一切,似乎都是过去模样。

只不过,少了那个会在演唱会前对他们说加油的人,少了那个精心为他们缝制演出服的人,少了那个为演唱会忙前忙后的人。


听到司死讯是在几天后,据说他在死前去祭拜了杏,然后带着笑满足地在梦中离去。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他终于没有遗憾的,去完成了他最后的心愿。

好想见您啊,姐姐大人。

——END——

*根据度娘,白日菊的花语是永失我爱←起名废的挣扎

评论
热度(34)
  1. 姚梓睦凛镜 转载了此文字

© 凛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