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漫漫长夜中唯一的光

好好学习淡圈中,暑假见
谢绝转载,取关随意
APH燕相关
中二病晚期的神经病写手
抽风是日常
天天爬墙,沉迷舔颜,产粮龟速

【脑洞/多cp向】如何养大一只性转了的自己(序)

·本文别名也叫《如何养大一只萝莉版的自己》、《如何效仿源氏之君》《如何把养大的性转了的自己吃干抹净》、《萝莉养成计划》
·cp为黑塔众x娘塔众,BG向
·看《源氏物语》来的脑洞,不一定所有的cp都会写,反正耀燕肯定有
·下面先放个序,以防这个脑洞我忘了,等哪天不懒了再填

[序章]
工作终于结束,王耀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他揉揉自己的太阳穴,感到疲惫不堪,几乎沾到床就睡着了。
当阳光探入屋内,试探地推开了窗户,便欣喜地在屋内跳起了舞。
王耀打了个哈欠,悠悠转醒。“又是个好天气呢阿鲁。”
他的心情很好,长期的工作终于结束,弟妹们也知道他辛苦,贴心地没有叫他。
他想他的好心情可能会持续一整天,便哼着歌准备起床吃饭。
事实上,他的好心情真的可能持续一天——如果他没有看到睡在他旁边的团子的话。
王耀僵硬地掀开被子,睡在他旁边的小团子并没有下身的累赘,于是他能确定,这是个女婴。
“这个孩子……是什么时候跑到我床上的啊?”
王耀正困扰着,团子咕噜吐了个泡泡,王耀捏捏团子的脸,“好可爱阿鲁,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呢,不过太小了……”
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团子,自顾自地下了决定。“那就养大再吃吧!我真是太机智了阿鲁!”
然而,不知道是因为被子被掀掉、感觉到了冷意,还是因为王耀的捏脸太过使劲、打扰到了她的休息,团子睁开了眼。
王耀的动作停住了,一大一小对视良久,率先撑不住的团子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
王耀顿时慌了神,慌忙用被子把团子从头到脚盖上,双手合十祈祷,“啊啊啊孔明先生保佑阿鲁!”
可是团子并没有像王耀想象中一样消失,她的哭声反而越来越大。
“怎么了,大哥!”门被猛地推开,以王晓梅为首的三人正站在门外。
“是我的错觉吗?为什么我好像听到了婴儿的哭声……”
“你没听错,晓梅。”王耀尴尬地把哭得撕心裂肺的团子抱出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是她在哭。”
“诶!为什么一个晚上就会多出一个孩子啊!这个孩子是谁的?隔壁的水管熊的?不对……黑头发黑眼睛……难道是菊哥的!先生你什么时候瞒着我们出柜了啊!”
“不要乱猜啊阿鲁!”

一场兵荒马乱哄孩子大作战终于结束,王晓梅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了王耀的话。“所以先生你的意思是,这个孩子是凭空出现的?”
“是啊。”委屈地看着王晓梅,王耀叹了口气。“我也是受害者啊阿鲁。”
“你们注意到了吗?”王濠镜推推眼镜,示意众人看王耀抱在怀里的孩子。“她和先生,长得很像。”
“真的啊,刚刚没有注意到……先生小的时候,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王晓梅不可置信地看向王耀。“如果不是先生你出柜的话……难,难道是你自己……诶等等!先生你去哪儿啊!”
冒着黑气的王耀一手举着平底锅,一手举着菜刀,朝王晓梅温柔地笑。“去问问小菊他究竟教你了什么东西啊。”
“……”妹控真可怕——王嘉龙和王濠镜表示自己不想说话。
“说起来……”王晓梅打破了这久久的沉寂。“我们来叫先生,是因为什么啊?”
“紧急的国家会议。”沉默许久的面瘫少年王嘉龙回答道。“时间就要到了。”
“……嘉龙,你下回可以早点告诉我的阿鲁。”
“可是先生你没有问。”
“……是我的错阿鲁。”

国家会议室。
“我说……”亚瑟环视一圈,把视线投向了阿尔弗雷德。“王耀又迟到了啊,那家伙,又在腌制什么蟹吗……做那个难道比国家会议还要重要吗?”
“是醉蟹啦。”会议室的门又被推开,王耀微笑着站在门外。“虽然这回不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过腌制醉蟹的确要比国家会议重要呢阿鲁。”
“所以阿尔。”弗朗西斯晃着不知从哪里拿来的红酒,问道。“究竟是有什么事,哥哥我的时间可是很珍贵的。”
“就是啊,死肥子。”抱着水管微笑的伊万也问道。“如果只是耍我们的话,就给你一点颜色看看哦。”
“哈哈哈。”吃着汉堡的阿尔弗雷德不在意地笑起来。“这回不是我啊,是亚瑟的魔法又失败了。”
“喂,阿尔弗雷德!”亚瑟不满道。“不是失败,只是出了一点小差错!各位,你们也见到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孩子了吧,因为魔法出了一点小差错……喂王耀,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都说了只是一点小差错……好吧,我不小心打开了异世界的大门,召唤出了她们。也就是说,现在出现在你们身边的孩子,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你们,只不过因为通过大门的原因,她们意外变成了小孩子。”他清了清嗓子。“现在你们明白了吗?”

评论
热度(6)

© 凛镜 | Powered by LOFTER